press release

博物館展覽的標準高度、廣度、亮度、力度

2022年01月14日


1、高度。博物館展覽在向大眾傳播歷史知識的同時也從另一個角度“高”呈現一定的價值觀念,是對觀眾的價值觀念,思想行為模式。


不同的文化形態和對生活方式產生的啟發和引導作用,是社會文化構建的工具。展覽的高度既體現在政治站位上還有主流意識形態的吻合度,政治站位高要求展覽價值導向正確,對觀眾起到教導激勵促進作用。歷史站位體現為契合當時的時代實際,既不厚古薄今也不厚今薄古,能夠歷史地客觀地評價歷史人物和事件。這種高度是從政治、歷史、文化三個維度上建立的。如拋開了價值理念和思想導向這一出發點和立足點,展覽就沒有高度,就立不起來,也不會有較高的社會關注度,更不會是一個好的展覽。

2、廣度。展覽的遼闊視野,深厚的歷史文化背景為展覽的廣度,即寬度和深度。

博物館的展覽,要么擷取一段歷史時期加以展示,或者切取歷史的某一方面加以呈現。無論是擷取一段歷史還是切取歷史的某一方面,都很容易忘記任何歷史事件或歷史人物都是在特定的時空中發生或出現的,忽略歷史發展的大背景和基本趨勢,就容易把視野聚焦在文物展品上,導致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片面而不客觀。誠如廣角取景更為清晰、居高臨下更易把握大勢一樣,有廣度的展覽才能視野寬廣、背景深遠,能夠提示觀眾始終牢記任何歷史人物和事件都是在特定時空中活動或發生的,以物說史、以物釋史、以物證史,把小歷史與大時代結合起來,讓展品與事件、人物與背景、歷史與現實聯系起來,把小歷史放入大時代或大背景中來觀察和思考。

3、亮度。用文物展品來講故事,如何安排文物、如何體現展覽內容,就是整個故事敘述的方式。展覽的亮度就是展覽的獨創性或者說創新性,就是展覽設計制作中讓人眼睛一亮的東西。中國國家博物館在2019年推出的“證古澤今——甲骨文文化展”、“隻立千古——《紅樓夢》文化展”、“高山景行——孔子文化展”既不是純粹的文物展,也不是純粹的藝術展,而是把甲骨文、《紅樓夢》和孔子作為一種文化現象加以設計和呈現,無論是選擇的展品,還是闡釋的主題,都很受觀眾歡迎,社會反響強烈,其原因也就在于擷取的視角獨特、很好地處理了文物與文化、歷史與現實之間的關系。


4、力度。展覽的視覺沖擊力,很好的創意和設計,要有鮮明的主題主線,與時代發展和公眾關切契合度高,形成較強的展覽張力,而這又取決于策展人的思維方式、專業水準以及設計理念。一是文物展品的分量,如來中國國家博物館要看新石器時代的《玉龍》,西周的《大盂鼎》 商朝的《后母戊鼎》 商朝的虎紋石磬 北朝的《青釉仰覆蓮花尊》 新石器時代《陶鷹鼎》 新石器時代的《人面魚紋彩陶盆》 商朝的《四羊方尊》 西周的《虢季子白盤》 西周的《利簋》一樣,它們不僅是博物館的重器,也是展線上的重器,沒有它,古代中國陳列就會遜色很多;




二是文物展品的真實性,既包括向觀眾提供真實的器物,也包括向觀眾呈現過去發生過的某些真實的現象,時間的積淀會賦予實物本身一種獨特的歷史價值和審美價值,時間在器物上留下的痕跡總能讓人產生一種肅穆、不可褻瀆的神圣感,這種神圣的“歷史感”是吸引觀眾來到博物館的重要因素。展覽的歷史真實感與逼真感。


相關閱讀: 博物館文物溫濕度合理控制是各類文物壽命價值保存的關鍵! 珠寶展示柜臺的經典保養小知識,您get到了嗎?

激情性爱视频全集黄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